更多精彩

風水竟然輪流轉,人生前后不一樣

2020-02-27 21:56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古月明 閱讀:1046

風水竟然輪流轉,人生前后不一樣,在古徽皖南,有一個美麗的小村莊,前對新安江,后靠王陵山,叫石陵村,在上古的時候,就是古徽三雕發源地,古建筑,石牌坊,皇帝陵墓,石料,木料,供貨地,依山傍水,交通方便,歷史悠久。要說“石陵村”;不得不說兩個人,一個叫“石不高”,一個叫“王要高”,兩個人是幾代要好,同齡同歲,都是58年大躍進時候出生的,石不高兩米零七,王要高一米三一,石不高父輩和祖輩都是給王要高的祖上開的石窯開石頭做牌坊和石雕的,父親爺爺都是有兩米多個子,力大無窮不比薛仁貴,賽過薛仁貴一千多斤石獅隨便扛起,幫助東家賺了不少錢。王要高祖上從也不虧待他們祖上,王要高祖上據說是旗人的后人,個頭小、人精細,精打細算天生做生意做老板的命,硬是給能干活的雇傭工人好吃好喝,特別對石不高的上一輩人,兄弟一樣對待,籠絡人心,留著人才。所以石不高的祖輩在解放前日子還是過的溫飽,天天干活,吃喝不愁。

感謝黨的政策好,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到了解放以后這樣的局勢變了,在社會主義領導下,沒有地主沒有雇主、沒有壓迫、沒有剝削,沒有老板,大家都生產隊里做工分,男的最高十分工,學會干活后最低九分工,女的同樣,高的九分工,低的八分工,石不高父親一擔能挑一千斤,王要高父母兩個人抬不了一百斤,同樣干一天活,一個十分工,兩個十七分工,當時生產隊每個人口糧都是一個人五十斤,石不高父親一年做到頭最后還要王要高父母救濟。所以兩個孩子出生后,石不高的父親給兒子取名叫石不高,也就是希望兒子個子不要高以后能吃的飽,不要像自己能吃這么多,日子怎么過,口糧一年借到頭,年年生產隊都是超支欠錢。而王要高父親恰恰相反,五十斤口糧一個月吃不了一半,一家六口人沒一個超過一米四的,一年口糧能余幾千斤,年年生產隊都進款,平時也大方對村里人不錯,個頭小全村對他家非常尊敬,因他有文化,選他做了會計,活輕松工分不少。

三年自然災害時期(1960到1962年)村里吃大鍋飯吃食堂,一個人口糧只有三兩三,石不高父母白天干晚上干最后由于太能吃,飯量太大,兩個人都活活餓死,臨死苦苦求以前老東家王要高父親一定要帶大自己的兒子石不高,給老石家留一個后,王要高父親一家現在加王要高已經七口人,多一個孩子確實也能帶大,一口答應。就這樣兩個人上學時候,有人欺負王要高,石不高一過來別人就害怕了,王要高也天天從家里帶飯團說是自己要吃,偷偷給吃不飽的石不高吃,兩個人感情幼小就不錯,漸漸長大,石不高是白天采石頭,晚上打石獅,做古建,一個人能干八個人的活,師傅們打心眼里特別喜歡,什么手藝技巧都傳,還是沒有辦法吃飽硬是靠全村人,施舍你家一口他家一碗,穿的破破爛爛,欠一屁股帳。而王要高全家感謝毛主席感謝黨成了全村的大款,算一算存折上幾千快,口糧余了上萬斤,確確實實是全縣第一戶的有錢的家庭,吃的好、人又胖,標標準準一個武大郎。

兩個人十八歲都喜歡上了隊長的女兒‘啊巧’。啊巧一米七七,女孩子個子夠高了,她倒是喜歡人又帥又能干又會手藝的石不高,怎么看怎么舒服,以后誰敢欺負自己,日子過的踏實,雖然窮一點過的安心自己喜歡的人舒心。對王要高還不到自己胳肢窩,想想都惡心,自己一米七七配一個老公一米三一,出門別人怎么看,怎么走的出去‘笑話’。可在她父母眼里卻反了過來,硬是說;那石不高欠一屁股債,再能干自己養他自己都養不了,而你個頭不小又能吃,兩個人以后不是像他父母一樣活活餓死,一百斤口糧給他一個人吃那里夠,堅決不同意想都不用想,你就趁早死了這條心。你怎么大了父母都是為你好,看看王要高,雖然個頭是小了點,家里有錢有糧,最重要的是他全家個頭都小,一個月口糧能余一百多斤,你吃的完不?房子又大又是新的,他們兩個人怎么可以比,一個天上一個天下。一百個不愿意,為了兩個弟弟和妹妹,一千元彩禮,三千斤大米嫁給了惡心的武大郎。

沒有辦法人生凈是不如意,‘啊巧’對自己父母和王要高父母開了個附加條件給石不高一千斤大米,一千元錢,不然自己去死也不嫁,本來幾家關系都可以,石不高個頭太大能吃兩家都高高興興接受這個條件。可結婚頭天晚上,啊巧去了石不高要把女人第一次給石不高,苦心說,你說你以后都不會結婚,不會去害別人,不能像你父母一樣吃不飽,兩個人活活餓死,你就享受一回女人吧,一輩子以后孤家寡人的,我要結婚了以后不好往來了,不管以后我是誰的女人,心永遠是你的。以后衣服要洗要補拿給我,我和他們家說好的,你要不愿意那我兩個人一起死,你自己選?如果以后日子過好了,吃不愁了我一定讓我小妹嫁給你!石不高;心里說不出高興歡喜還是想哭比吃一只活老鼠還要難受,留著淚兩個人做了一回夫妻。結婚當天一個歡歡喜喜西轉筆挺做新郎,一個苦笑不得做伴郎,一個春風得意歡天喜地,一個愁悶不語碎落一地。幫忙把新娘背進房間,吃了八碗飯兩斤酒哭都無語。

石板都有翻身日,天地總有輪流時,‘鄧小平’上臺了,農村天地到戶了,改革春風吹綠了,農村分田分地了,“田”全村大家都要,山上的樹木竹子大家都要,唯一沒人要的是石窯,多少年沒有人做古建筑采石了,開采石頭又是力氣活,又危險不賺錢,就這樣一個村的古石場承包給‘石不高’一個人了,頭一年打打石頭賣給別人做房子,砌壩,第一年賺了不少錢,終于一個人能干八個人活高收入體現了,還清所有欠的錢,石不高有一萬多存款了,全鄉名副其實第一個萬元戶,到戶了大家日子過好了,古建筑恢復了,石不高帶了五十多個徒弟,北京的活海南的活都找上門了,大家看的就是他真正的古徽手藝,很多地方失傳了。幾年過后,開了古建公司,縣城有車有房了。‘啊巧’和王要高已經離婚了,原因‘啊巧’的兒子根本不像王要高竟然和石不高一個模子刻出來一樣。石不高跪著向‘啊巧’求婚,‘啊巧’對石不高說;做不了別人的主但我一定能做你的主,年后娶我大學畢業的妹妹。

后記;石不高很聽話娶了‘阿巧’的妹妹,財務大權交給了‘阿巧’,按她的意思給王要高一大筆錢在縣城開了小賣店,送了他一套房子。

蘭渡隨筆寫于1998年8月26日;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全民捕鱼大战官网 约战武汉麻将app下载 捕鱼大亨手机版下载k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详情 熊猫麻将官方版下载 环岛赛飞鱼 35选7开奖号码是什么 百度江西多乐彩开奖 海南飞鱼app 宁夏体彩11选五 四平麻将吉祥棋牌? 山西11选5走势一定牛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 股票短线炒股方法 海南飞鱼彩票网站 吉林11选5公式 分分彩回血上岸技巧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