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慶兔兔日記》2888這是我的玩具

2020-02-02 23:41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慶兔兔 閱讀:317

2888-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星期日多云23℃~16℃客廳早晨溫度23℃ PM2.5-61

今天起來看見外邊已經有人在打傘了。

八點鐘聽到屋里慶兔兔的說話聲,慶小兔的笑聲也從屋里傳出來。

媽媽說:“慶兔兔,你要洗臉刷牙了。”

慶小兔說:“慶兔兔在那里。”

媽媽說:“你應該叫哥哥。”

外婆說:“哦,哥哥在哪里呀。”

慶小兔說:“哥哥去刷牙。”

媽媽說:“你自己不刷牙,你卻要監督哥哥刷牙。”

媽媽說:“你去跟外公玩,媽媽去洗臉。”

慶小兔說:“我要和媽媽在一起。”

媽媽說:“媽媽要刷牙洗臉,媽媽不能臉臟兮兮的。”

外婆過去跟慶小兔拼圖。

慶小兔能夠識別拼圖的圖案,慶小兔也知道怎么和拼圖底板上的圖進行比較,但是慶小兔把拼圖放進底板,慶小兔還不能一次到位,慶小兔還不知道把拼圖外形和底板進行比對。

外婆給慶兔兔十塊錢,外婆要慶兔兔去買肉包子回來和媽媽吃。

外婆給慶小兔掰了半邊饅頭,慶小兔跟著我們去買菜。

外婆來到一周超市買菜,慶小兔路過汽車彈射器,慶小兔沒有要下來玩。

同樣超市門口的游戲機,慶小兔也沒有要鋼镚,慶小兔跟著外婆進到超市里。

慶小兔沿著貨柜一個個地問。

這是一些粉末狀的東西。

慶小兔用手指著問:“這是什么?”

我說:“這是面粉,是蒸饅頭壓面條用的面粉。”

慶小兔問:“這是什么?”

我說:“這是玉米茬子。”

“這是什么?”

“這是玉米粉。”

慶小兔用手指著綠豆說:“這是什么?”

我還沒有回答。

慶小兔自己說:“綠豆。”

慶小兔來到兩個冰柜跟前。

慶小兔說:“這里好多東西。”

我說:“這是什么呀?”

慶小兔說:“這是餃子,餃子很冷。”

慶小兔把手突然收回來,慶小兔把手放在嘴跟前哈著氣說:“好冷。”

慶小兔來到旁邊的一個冰柜跟前。

慶小兔問:“這是什么?”

這個冰柜里也都是一些冷凍食品。

我說:“這是冷凍小籠包子。”

慶小兔說:“小九肚子還沒有好,現在不能吃。”

我用手指著里面說:“這是小饅頭,這是點心。”

看見奶制品柜跟前有人,慶小兔也走了過去,慶小兔用手撫摸著酸奶包裝說:“酸奶。”

慶小兔說:“酸奶不涼。”

我說:“酸奶是屬于冷藏食品,酸奶不是冷凍食品。”

慶小兔說:“小九不能吃。”

我說:“小九可以喝酸奶。”

慶小兔自言自語地說:“可以喝。”

慶小兔看了一遍各種各樣的酸奶,慶小兔拿了一板酸奶。

慶小兔大聲地喊:“外婆,買酸奶。”

回到家慶小兔記著要喝酸奶,很快慶小兔一杯酸奶喝完了。

慶小兔說:“還要喝。”

我說:“什么東西都要適量,酸奶好喝,酸奶有營養,我們可以下午再喝。”

我拿起茶幾上放著的名字卡片說:“我們把名字認識一下吧。”

我把卡片讓慶小兔一個個認,慶小兔還是一會清醒一會糊涂。

外婆看見慶小兔喝的酸奶杯。

外婆說:“小九肚子還沒有好,不能喝酸奶。”

我說:“慶小兔不是拉肚子,慶小兔只是大便沒有成型,用不著那么提心吊膽。酸奶里面的乳酸菌還可產生人體營養所必須的多種維生素,特別是對乳糖消化不良的人,吃酸奶也不會發生腹脹氣多和腹瀉。”

慶小兔說:“看電視。”

慶小兔看汽車城的建筑隊。

慶小兔說:“外公,還要看。”

我說:“好看的電視,我們也要控制著看,我們讓眼睛休息一下。”

慶小兔說:“明天還能看電視。”

我說:“休息一定的時間就可以看電視。”

慶小兔說:“姨媽家可以看電視。”

我說:“電視就是讓大家看的。”

慶小兔說:“媽媽家也可以看電視。”

我說:“媽媽在家的時候,你要看電視,你一定要問媽媽同意不同意。”

慶小兔在玩水泥罐車。

我說:“以后玩具要大家一起玩。”

慶小兔說:“這是我的玩具。”

我說:“玩具要大家玩,哥哥可以和你一起玩,你還可以跟小朋友一起玩。”

慶小兔說:“不要,我的玩具。”

慶小兔把水泥罐車罐子弄掉了下來,這個水泥罐車很小,水泥罐子可能就四厘米長,水泥罐子的的轉軸只有兩毫米粗細。

我說:“外公幫你裝。”

慶小兔說:“小九裝。”

慶小兔開始把水泥罐車方向搞錯了,我說:“水泥罐子裝反了。”

慶小兔拿著水泥罐子對著小孔在裝,沒有想到慶小兔竟然順利完工。

我豎起大拇指說:“慶小兔你很厲害。”

慶小兔喊:“外婆,我把罐子裝上了。”

外婆問:“什么罐子?””

慶小兔說:“我把水泥罐車罐子修好了。”

慶小兔還在轉動水泥罐子。

外婆說:“小九,你不要再弄了,再弄就可能壞了。”

我說:“壞了就壞了,要學習就不要怕有損失,不動手就不可能學會。”

慶小兔說:“水泥罐車又壞了。”

水泥罐子又掉了下來,慶小兔又開始裝水泥罐子,這一次慶小兔已經沒有多少耐心。

慶小兔把水泥罐車遞給我說:“裝不好了,外公裝。”

慶小兔問:“外婆在干什么?”

我說:“外婆在剪板蔥。”

慶小兔說:“小九不能吃,外婆可以吃。”

慶小兔用手指著盤子里切成一片片的黃瓜。

慶小兔問:“這是什么?”

我說:“這是黃瓜。”

慶小兔說:“我要吃。”

我說:“外婆炒熟了,我們吃飯吃。”

外婆把板蔥在水池里洗。

慶小兔說:“我要看,我要看外婆洗板蔥。”

慶小兔用手指著板蔥說:“外婆炒熟了吃。”

姨媽做頭發回來了,姨媽看見茶幾上放著的幾個人的名字卡片。

姨媽問:“姨媽的名字在哪里呀?”

慶小兔用手指著姨媽的名字說:“是這個。”

姨媽問:“媽媽名字在哪里呀?”

慶小兔說:“在這里。”

姨媽問:“哪一個是哥哥的名字?”

慶小兔馬上指出慶兔兔的名字卡片。

姨媽問:“我們小九在哪里呀?”

慶小兔馬上就把手放在自己的名字上邊。

姨媽鼓著掌說:“我們小九真棒,小九家里人都認識了。”

外婆也過來問:“小九,哪一個是慶兔兔呀?”

慶小兔用手在茶幾上亂指。

慶小兔說:“這個,這個,那個,…。”

姨媽說:“剛剛表揚你,你馬上就瞎指了。”

慶小兔騎上扭扭車。

慶小兔用手指著滑板車說:“外公騎那個,外公騎滑板車。”

于是我跟著慶小兔在各個房間里轉圈。

慶小兔把慶兔兔的長槍拿了起來,慶小兔拿著槍在拉槍栓,慶小兔端著槍在瞄準。

我說:“以后玩具跟哥哥一起玩好不好?”

慶小兔說:“不好,這是我的玩具。”

我說:“你不給哥哥玩玩具,哥哥也不會給你玩玩具的。”

慶小兔說:“我的玩具。”

我用手指著慶小兔手里的槍說:“這是哥哥的槍,哥哥也不給慶小兔玩。”

慶小兔把槍放下來。

慶小兔說:“我的槍呢?”

慶小兔在玩具箱里找到一把短槍。

慶小兔說:“這是我的槍。”

慶小兔指著長槍說:“外公拿哥哥的槍。”

我把慶兔兔的長槍拿起來。

慶小兔神神秘秘地向著我招手。

慶小兔說:“這邊來,敵人在這里。”

于是慶小兔舉著槍在前邊走,我端著長槍在后邊跟著。

慶小兔來到衛生間。

慶小兔說:“有敵人。”

慶小兔舉著槍對著衛生間在開火。

慶小兔說:“外公,開槍。”

我也跟著砰砰砰地對著衛生間開槍。

慶小兔來到儲藏室。

慶小兔說:“敵人在這里,開槍。”

慶小兔開著槍進到儲藏室里。

慶小兔在儲藏室里四處巡視,慶小兔端著槍蹲下來。

慶小兔說:“敵人在自行車后邊,外公開槍。”

慶小兔拉開柜子的抽屜。

慶小兔說:“敵人不見了。”

慶小兔把手槍往背后插,慶小兔一個手想把背后的衣領拉開,慶小兔怎么也沒有把槍插到背后的衣領里。

慶小兔說:“外公把槍插進去。”

慶小兔來到廚房,慶小兔把手槍拔出來。

慶小兔說:“外婆,有壞人。”

外婆說:“你說什么人?”

慶小兔說:“這里有壞人。”

外婆說:“廚房里有壞人呀?”

慶小兔鉆到餐桌下邊。

慶小兔說:“敵人在這里。”

慶小兔的隊伍又來到客廳,慶小兔趴在地板上,慶小兔想鉆到茶幾下邊。

茶幾是雙層,中間可以爬進去,下邊就鉆不進去了。

慶小兔說:“進不去。”

慶小兔舉著槍趴在地板上。

慶小兔說:“外公趴在地上。”

我說:“外公趴不下來,外公坐在地上。”

慶小兔說:“有壞人。”

慶小兔一邊開槍,慶小兔一邊說:“外公,敵人要跑了,開槍。”

慶小兔看見剝橙子的塑料刀。

慶小兔說:“外公剝橙子。”

外婆說:“小九,你不能再吃橙子了,你的肚子不能吃這些了。”

我說:“吃一點不要緊。”

外婆說:“你說什么都是對的。”

我說:“對與錯是相對的,只要我們逢事都要腦筋想一下,一個人所犯的錯誤就會相對少一點。”

我是:“慶小兔,我們吃半邊橙子好不好?”

慶小兔擦完手,慶小兔擦完嘴,慶小兔說:“看電視。”

我看已經十一點鐘了,我說:“你看吧。”

慶小兔剛剛看了一集。

外婆說:“已經演完了,把電視機關了吧。”

慶小兔馬上把電視機關了。

我說:“慶小兔五十五分看的,慶小兔剛剛看了十分鐘。”

外婆說:“已經夠了。”

我說:“你說的都對。”

姨媽走了過來。

慶小兔說:“不能看電視了。”

姨媽說:“是不能老看電視。”

慶小兔拿著大汽車說:“這是尼桑。”

外婆問:“是尼桑嗎?”

我說:“是尼桑,是日本品牌。”

外婆把汽車拿到跟前看了一眼說:“這么小,小九怎么看到了。”

慶小兔說:“二姑爹的汽車是尼桑。”

外婆問:“他二姑爹家的汽車是尼桑嗎?”

慶小兔說:“是的。”

我說:“慶小兔說的是對的。”

慶小兔用手指著金東方中學方向說:“二姑爹的汽車從那邊過來,小九坐上汽車,汽車就開了。”

慶小兔用手往前劃過去說:“汽車就開走了。”

我說:“那天汽車是從那邊開走的。”

外婆問:“那天你坐大巴車去哪里了?”

慶小兔說:“去外邊了。”

外婆說:“小九坐大巴車去了遠安。”

慶小兔說:“遠安。”

外婆說:“這個遠安,小九老是記不住。”

我說:“可能那一天大家提及的遠安少了一點。”

外婆問:“你坐飛機去哪里了?”

慶小兔說:“坐飛機去寧波。”

外婆問:“你坐火車去哪里了?”

慶小兔說:“坐火車去杭州。”

外婆說:“去寧波杭州已經那么多天了,小九到現在還沒有忘記。”

姨媽早上鋸竹竿把手弄傷了,姨媽的手指頭上纏著繃帶。

慶小兔說:“姨媽的手流血了。”

姨媽說:“姨媽的手負傷了,你要給姨媽講一個故事,姨媽就不疼了。”

慶小兔馬上就唱:“小白兔乖乖,把門兒開開,快點開開,我要進來。不開不開不能開 媽媽沒回來。…。”

姨媽說:“姨媽的手還很疼,你還要給姨媽講一個故事。”

慶小兔又給姨媽唱了一遍小白兔乖乖。

姨媽說:“你給姨媽再講一個故事。”

慶小兔的故事還是小白兔乖乖。

姨媽說:“你這里那么多玩具,你是不是要玩具回家里呆著呀?”

慶小兔拿著挖掘機來到房間里,慶小兔放下挖掘機。

慶小兔說:“外公,挖掘機回家了。”

一會慶小兔又把水泥罐車小汽車搬了過來。

慶小兔說:“水泥罐車也回家了。”

客廳里的玩具都收拾干凈了。

慶小兔說:“姨媽,玩具都回家了。”

姨媽說:“你現在還可以給姨媽講一個故事。”

慶小兔又唱了一遍小白兔乖乖。

姨媽說:“你能不能換一個別的歌呀?你給姨媽唱一個小燕子好不好?”

慶小兔這才唱了一個小燕子。

姨媽說:“你唱一個哥哥的歌好不好?”

慶小兔唱道:“慶兔兔,慶兔兔,哥哥,哥哥。…。”

慶小兔是自編自演,慶小兔唱哥哥還是帶著曲調的。

姨媽說:“你再唱一個外婆的歌。”

接著慶小兔唱著“外婆,外婆。”來到廚房。

慶小兔唱著:“外公,外公,外公,…。”

慶小兔來到我的旁邊。

我說:“你在唱外公的歌呀?”

余承澤繼續在唱著。

我說:“我們唱一個健康歌好不好?”

慶小兔說:“小九不會唱,小雅會唱。”

姨媽在喝酸奶。

慶小兔對姨媽說:“不能喝酸奶。”

姨媽在吃橙子。

慶小兔又說:“姨媽,不能吃橙子。”

我說:“酸奶可以喝,我們明天喝酸奶。”

慶小兔突然想起來媽媽。

慶小兔問:“媽媽呢?”

我說:“媽媽一會就來了。”

慶小兔說:“我要媽媽。”

我說:“媽媽馬上就來。”

慶小兔用手拉著我桌子上的電線,慶小兔哭著喊著要媽媽,我怎么跟慶小兔說都沒有用,我把慶小兔放在地上。

我說:“你這樣不聽話,外公不喜歡你了。”

姨媽聽到慶小兔在哭。

姨媽過來問:“小九怎么了?”

我說:“慶小兔想媽媽了。”

姨媽把說:“我們去看看大毛在干什么。”

慶小兔說:“不看大毛,我要媽媽。”

外婆說:“小九,我們吃飯吧。”

慶小兔說:“我不要吃飯,我要媽媽來。”

姨媽給媽媽掛電話。

媽媽說:“我們正在收拾書包,我們馬上就過來。”

姨媽說:“媽媽馬上就要來了。”

慶小兔說:“我要找媽媽。”

姨媽只好抱著慶小兔出去等媽媽。

過去了半個小時,慶兔兔和媽媽還沒有回來。

外婆說:“他們做事也太磨蹭了。”

媽媽爸爸對于慶小兔就是一個符號,就是休息日,慶小兔一樣看不到媽媽的身影。

我對外婆說:“公交卡馬上就要到期了,我們找一個時間把公交卡辦一下。”

外婆說:“哪里有時間呀,等那天有時間,我們再去辦。”

我說:“不是我們等時間,而是我們要找時間,你哪一天有時間了。”

外婆說:“那么多人要吃飯,小九還要人帶。”

我說:“他們人都在家,你沒有時間,他們不在家,你還是沒有時間,他們就是一個人在家里,你一樣要燒一大桌子菜。”

外婆要睡覺了。

外婆說:“小九,我們去睡覺了。”

慶小兔說:“我和媽媽睡。”

慶小兔在喊我。

我過去說:“慶小兔你還不睡覺呀?”

媽媽說:“他不會睡覺。”

我說:“他那一天沒有睡覺呀?”

媽媽說:“他這個樣子能睡覺嗎?”

我說:“這里的光線太亮了,他怎么能夠睡著呢?把他帶到房間里去睡覺。”

媽媽說:“把他帶到房間里睡覺,慶兔兔的學習怎么辦?”

我說:“小九的睡覺怎么辦。”

媽媽說:“大不了我帶著小九走。”

我不知道媽媽為什么要舍車保帥,為了慶兔兔的學習,寧可放棄慶小兔許多許多。

沒想到慶小兔還是睡著了。

慶小兔起來。

媽媽帶著慶兔兔慶小兔去商店買東西。

慶小兔回來了。

慶小兔說:“要葡萄干。”

媽媽說:“可以。”

慶兔兔在玩平板電腦。

慶小兔說:“小九玩。”

慶兔兔說:“這是哥哥玩的。”

媽媽說:“小九,你要不要葡萄干呀?”

慶小兔馬上跑過來說:“要葡萄干。”

媽媽給慶小兔拿了一顆葡萄干。

慶小兔說:“好大。”

媽媽說:“再只能給你吃一顆。”

慶小兔把一顆葡萄干塞進嘴里,慶小兔無奈地眼神看著我。

媽媽說:“媽媽讓你看手機。”

慶小兔哼哼唧唧地。

媽媽問:“你要什么呀?”

慶小兔還是哼哼唧唧。

媽媽問:“你到底是要吃的還是要玩的。”

慶小兔哼哼唧唧地說:“吃…。”

慶小兔其實是在說:“葡萄干。”

媽媽聽成了酸奶。

媽媽問外婆:“是今天的酸奶嗎?”

媽媽說:“酸奶要熱了吃,你是不是還有拉肚子呀。”

慶兔兔要什么有求必應,慶小兔要東西總是認為會損壞身體。

媽媽說:“你要喝,你就要先吃飯。”

慶小兔就一個勁地哭著說:“要酸奶。”

媽媽說:“你要哭就在這里慢慢地哭吧。”

姨媽說:“小九,現在學會耍賴了。”

慶小兔終于妥協了。

媽媽說:“小孩子不能喝酸奶,你是不是想到醫院去了。”

慶小兔最后跟外婆要了半邊饅頭。

我不知道是我寵慣了慶小兔,還是他們對慶小兔要求太苛刻了。

我認為小孩子吃糖對身體不好,她們認為吃糖沒有問題。

我認為吃零食都有害健康,她們認為我們不是吃不起。

我不建議吃垃圾食品,他們認為這是一種體面,這是外國人的生活方式。

糖,零食,垃圾食品,不是不可以吃。在閑暇之余,在過年過節。可以適當地吃一點,在和其他小朋友在一起情況下,我們不能讓自己的孩子看著別人吃,我們的孩子和別人一樣有尊嚴。

但是我們覺得不能讓外國人的生活方式統治我們中國人的飯桌,我們不能讓中國的孩子一個個變成小胖子。

就是我們吃正常清淡的飲食,我們也要保持適度的原則。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全民捕鱼大战官网 网络上赚钱 鸿海股票今日价格 网拍平台哪个靠谱 大众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股票分析交易软件 什么网络游戏能赚钱 qq国际麻将规则 河北11选五全部开奖结果 欢乐捕鱼达人 一天能赚500元的手机软件 河北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网络赚钱app 快乐扑克3规律 35选7福彩生日怎么选 四人麻将图片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