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父親做過的香味

2019-11-13 17:43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碧野 閱讀:357

一個人靜靜走在香椿的林間小道,又看見久違的香椿樹,它筆直、挺拔,猶如

父親挺直的脊梁。一排整齊的香椿,我陷入了回憶-----

少年的時光,我放學的路途總喜歡繞道走,我喜歡走水陽江畔的小路,這里環境優雅、

風光美麗。大渡河水汩汩從身邊流淌,一望無際的水陽江與天際相連,春天的時光,適

逢油菜花開,油菜花海陽光下金黃閃爍,走過這一片花海,迎面是大堤,大堤周圍草木

蔥蘢,二株香椿傲然挺拔,嫩嫩的香椿芽發出了新枝,紅綠相嵌,沁息香椿濃郁的氣味,

我想起父親做過的美味菜肴。

二個姐喜歡吃香椿,有時去學校的路上采擷它,她們采擷到它用像皮圈套上,它們似家

鄉那些野菜一般好吃,只是它在樹上的菜。看見它們躺在藍子里,好可愛,好漂亮,似

玩具娃娃一般笑容可掬。

父親第一次做香椿炒雞蛋,我很反感香椿的氣味,我說味太沖人,一點不合口味,父親卻說,吃二次就好了,我一直持懷疑的態度。那時主要是自己挑食,雞鴨不吃,只吃瘦肉、雞湯、鴨

湯。當然香椿難免不合味了,我吃了二次,漸漸那種味變成了香味,那種香息越來越放不開了。父親以后的日子,只要有香椿賣,每天一碗香椿炒雞蛋,我樂此不彼。

父親做的美食太多,一一細說很多,煙熏香腸、臘肉是一道很好吃的家鄉菜,父親做好的臘肉、香腸如遇上陰雨天,父親用竹竿掛上臘肉和香腸搭在灶臺上,燒菜、做飯煙熏它,時間久了臘肉、香腸越香,看見紅彤彤的香腸,就想起它的香,可是父親不讓我吃,非要等到一定的時間節點,說時間短暫,臘肉、香腸沒有好,我只有忍了那份欲望。

父親做的美食,過年是一次大放送,一次美美的品嘗。我們小鎮不管過年和平時都是好客的,過年更是如此,親朋好友來做客,好菜、好酒都上來。父親做的查肉,雞湯、鴨湯、干缸豆燒肉最受歡迎,往往來一次,查肉、雞湯沒了,父親往往準備二份,過年假如又來客,沒菜沒湯太沒面子。父親燉雞湯對我說,一定等雞燉好才能放鹽,可是我一次沒實踐過。

母親年輕的時候勞疾成疴,父親為了迎合母親的味口,想吃盡量滿足,父親所以學會幹面皮

包餃子、炒面皮、做煎餅,母親吃的少,都是我們姐弟吃了。

時光荏苒,光陰一箭,美好的韶華青驄一瞬,每次走在香椿的小道上,我躑躅、徘徊,看見

香椿,想起少年時光,想起父親的美味,那些經年累積的香息,化為強烈的思念,盤桓、縈繞,那些香息看不見、摸不著,時時在流動。

猜你喜歡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全民捕鱼大战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