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慶兔兔日記》2807主動和陌生人打招呼

2019-11-13 17:40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慶兔兔 閱讀:290

2807-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星期三小雨5℃~3℃客廳早晨溫度14℃ PM2.5-147

外婆七點半就過來了。

外婆看到門口鞋架上放著的準備扔垃圾說:“這是什么呀,好像是一本書嘛?”

拿出來一看確實是一本書,是一本《小學教程全解》,書的封面干干凈凈,好像書從來沒有摸過,翻開書里面和新書一樣,書的每一頁一塵不染,更用不著說書上一道題也沒有做,就像一本剛剛買回來的書。

外婆過來就開始忙早飯。

七點四十分外婆輕輕地在喊:“慶兔兔,要起來了,今天要開始上學了。”

外婆去衛生間洗衣服,昨天慶兔兔放假穿的棉襖,衣褲都堆放洗衣機里,還有慶小兔的換洗衣服,外婆要用毛刷衣領凈把污垢刷干凈。

外婆從衛生間里出來,外婆發現慶兔兔還坐在床上。

外婆說:“慶兔兔,已經不早了,再耽誤一會上學就會遲到了。”

這時候媽媽從屋里出來,媽媽還沒有走到衛生間,就聽見慶小兔哭著喊媽媽。

外婆過去說:“媽媽在洗臉刷牙。”

慶小兔哭著要媽媽。

外婆說:“今天哥哥報名上學喲。”

慶小兔哭聲反而越發高漲起來。

我說:“我們起來看火車。”

外婆悄悄地說:“媽媽在家里。”

慶小兔火車也不要了,慶小兔就是要媽媽一個人。

外婆說:“我們小九是不是要喝奶呀?”

慶小兔就是要媽媽來。

我和外婆只好無奈地退了出來。

早上慶小兔很少大哭大鬧,不知道是心靈反應,還是媽媽起來把慶小兔驚醒了。

慶小兔就一個勁地說:“媽媽來,我要媽媽。”

已經七點鐘了,慶兔兔還坐在屋里看書。

外婆說:“慶兔兔,起來就趕快刷牙洗臉了,看書什么時候不能看呀,你起來就這樣慢慢的,你今天要開始上學了。”

媽媽刷完牙洗完臉,慶兔兔進衛生間刷牙洗臉。

媽媽進到房間,慶小兔才停止哭聲,慶小兔要喝奶。

外婆問:“慶兔兔,你吃不吃餃子呀?”

慶兔兔拿了一罐《好粥道》,慶兔兔說:“外婆,幫我熱一下。”。

我把《小學教程全解》讓慶兔兔看。

我問:“慶兔兔,你這本書怎么不要了。”

慶兔兔說:“媽媽說要扔的。”

我把書掀開讓慶兔兔看。

我說:“你看這本書一道題都沒有做,你看這本書就是二年級的書,怎么能夠扔了呢?”

慶兔兔說:“是媽媽說要扔的。”

我不明白花幾十塊錢買的輔導書,一次沒有看就馬上扔掉,如果慶兔兔已經不是二年級了,把書扔掉情有可原,現在慶兔兔還在上二年級,卻要提前把書清理掉。

我把書留下來,我準備把書放在姨媽家,我想是不是能夠給慶小兔做一個準備,也許這本書能夠給慶小兔帶來一些有用的信息,退一萬步說,假設慶小兔也不喜歡這本書,我也要等慶小兔上三年級再把書送人,實在沒有人要再扔也不遲。

媽媽給慶兔兔買了無數的卡片,慶兔兔可能四分之一都沒有看過,我把家里各種各樣的卡片都帶到姨媽家,我準備為慶小兔的學習做準備。

慶小兔喝完奶,慶小兔就一直在哭,媽媽坐在床上看著慶小兔在哭。

我偷偷地站在門口往屋里看。

外婆連忙過來說:“媽媽在家里,我們不要過去,媽媽會不高興的。”

慶小兔終于從屋里出來了,外婆倒水給慶小兔洗臉洗屁股。

慶小兔拿著一節充電電池來了。

慶小兔說:“要充電。”

前幾天我給幾節充電電池充電,慶小兔就在跟前看著我在操作,慶小兔竟然知道什么樣的電池是充電電池,這一節電池還不知道慶小兔是在哪里翻出來的。

我把充電器拿來,我要慶小兔把電池給我,我把充電電池塞進電池槽里。

慶小兔把電池拿出來說:“小九弄。”

慶小兔把電池往充電器里塞,電池卡在邊沿上,我幫著慶小兔把電池按了進去。

慶小兔馬上把電池又拿出來,慶小兔說:“小九放。”

慶小兔還是把電池放進充電器里,慶小兔拿著充電器的電源插頭說:“充電,插。”

我的電腦桌子上的多聯插座不在了。

慶小兔說:“怎么沒有了?”

我把慶小兔引到墻邊,在離地面不高處有一個電源插座,慶小兔高高興興地把插頭插了進去。

慶小兔高興地說:“亮了。”

充電器上邊的紅色指示燈亮了。

慶小兔趴著地板上,慶小兔拿著水泥罐車,慶小兔用力推著水泥罐車。

水泥罐車一次次地往墻上撞去,水泥罐車被撞翻在地。

我說:“慶小兔,你這樣水泥罐車會很疼的。”

水泥罐車還是撞在墻壁上,水泥罐車翻滾著躺在地上。

慶小兔說:“水泥罐車死了。”

我說:“水泥罐車不會輕易死去的,你不要讓水泥罐車受傷。”

慶兔兔和媽媽走了。

慶小兔還在讓水泥罐車表演車技。

慶小兔拿著水泥罐車過來了,慶小兔拉開抽屜拿膠布。

我問:“你要膠布干什么?”

慶小兔把水泥罐車舉起來,慶小兔說:“水泥罐車受傷了。”

慶小兔用手在撕膠布,慶小兔手指頭沒有那么大的勁,慶小兔要我把膠布撕下來一截,慶小兔把膠布貼在汽車頭上。

過年前我們基本上都在姨媽家住,從去年八月份一直到今年二月份,現在出來看見鄰居的都是好久不見,于是打招呼聊天拜年的比比皆是。

一個奶奶在和外婆說話,慶小兔從童車里站起來大聲地喊:“奶奶,新年好。”

這是慶小兔第一次主動又大聲地和陌生人打招呼。

慶小兔進門家就要看卡車挖掘機。

我把電視機打開,慶小兔過來把電視機關了。

慶小兔說:“小九來。”

慶小兔打開電視機的電源開關,慶小兔爬到電視柜上去按啟動按鈕。

我想起來識字卡片,我把卡片讓慶小兔念一遍,慶小兔所有的生字都沒有忘記。

十點鐘我說:“看完這一集我們就出去玩。”

慶小兔關了電視機,慶小兔騎著扭扭車,我背起包包就出發了。

我打開大門,慶小兔抬起車頭準備過門檻,我順手提一下扭扭車的方向盤,慶小兔把我的手打開,慶小兔說:“小九來。”

扭扭車的前輪過了門檻,扭扭車的后輪靠在門檻上,我用腳把扭扭車后輪往前擠一下,慶小兔的扭扭車跨過了門檻。

慶小兔說:“不要外公幫忙。”

慶小兔把扭扭車后輪又退回屋里,慶小兔自己把扭扭車開出了大門外。

去側門是一個下坡路,我看慶小兔扭扭車迅速往下滑下去,我連忙過去把扭扭車攔了一下。

慶小兔說:“小九自己來。”

慶小兔把扭扭車往后退了幾步,慶小兔又開始往側門跟前滑下去,眼看扭扭車來到側門跟前,慶小兔的兩個腳猛地往地面一蹬,扭扭車吱鈕一聲就停了下來。

我要慶小兔去學校方向,慶小兔用手指著馬路對面長江邊。

我說:“今天學校開學了,我們去看看哥哥姐姐上學好不好?”

過了丁字路口,慶小兔突然用手指著地面說:“下雪了”

果真地面上一片斑斑點點的白色,就像大朵的雪花鋪滿了路面。

可惜這不是雪花,這是園林工人在給樹刷石灰遺留下來的,也許是馬路上刷標志線撒落地白色顏料。不是一點兩點而是密密麻麻一大片。

我說:“這個不是雪,這個是刷樹的石灰。”

慶小兔說:“不是石灰,是下雪。”

既然慶小兔認為是下雪,我也找不到真的雪來比較,只能等待慶小兔看到真正的雪,慶小兔自己去糾正吧。

慶小兔把兩條腳放在扭扭車的前邊,慶小兔說:“扭扭車走不動了。”

于是我拿出繩子拖著扭扭車前行。

學校雖然開學了,學校的大喇叭也在高聲唱歌,操場上還看不到一個學生。

慶小兔用手指著遠處,慶小兔說:“挖掘機。”

停放裝載機的廣場已經停滿了汽車,等我們走的跟前,慶小兔興奮地說:“兩個挖掘機。”

是并排停著兩輛小型裝載機,裝載機不是一個廠出品的,兩臺裝載機的裝載斗也不一樣大。

慶小兔馬上從扭扭車上下來,慶小兔圍著裝載機一圈圈地轉著。

慶小兔站在裝載機的裝載斗里,慶小兔要我把他抱到駕駛室外邊站著。

慶小兔忽然往一旁跑去,慶小兔轉了一圈回來說:“怎么沒有了?”

慶小兔記得原來裝載機停放的位置,慶小兔以為那一臺裝載機還在那里。

我用手指著說:“那一個挖掘機不是在這里嗎?”

慶小兔上下左右看來一會,慶小兔用手指著說:“它們沒有工作。”

我不知道慶小兔這些詞語從哪里學來的。

來到學校門口的丁字路口,我說:“我們去看看學校的同學。”

慶小兔卻要去胭脂園去玩,過了馬路慶小兔卻發現學校對面售樓處的小廣場。

售樓處在開盤的時候還是經過精心準備的,白天看不出多么顯眼,晚上就會燈光燦爛。

大部分裝飾都是用發光軟管編織的圖案。

慶小兔首先發現的就是幾個很大的腳印,慶小兔說:“腳印。”

慶小兔沿著腳印走起來,腳印很大,腳印里盤旋的發光燈管并不好走路。

腳印的盡頭站著兩只梅花鹿,梅花鹿卻是實實在在的,可能梅花鹿晚上也會發光,因為梅花鹿腳下可以看得見電線。

一只頭上支著鹿角的公鹿,一個稍微矮小一點的是母鹿。兩頭鹿的前邊是四個碩大的蘑菇,可能是疏于管理,四個蘑菇東倒西歪躺在地上,地面上撒著許多磚塊瓦礫。

慶小兔是一個熱心觀眾,慶小兔把一個個蘑菇扶正起來。

一個大蘑菇底部粘著一些水泥,蘑菇的下邊同樣連接在電線,慶小兔怎么扶也不一樣站起來,蘑菇很大慶小兔好像有一點力不能及,我找了一塊石頭墊在下邊蘑菇才能站立起來。

慶小兔把散落地上的石塊垃圾一個個送到花壇旁邊,我不知道慶小兔怎么會有這樣的愛心。

打掃完戰場的慶小兔心安理得,慶小兔用手拍著鹿的背部,慶小兔說:“坐。”

兩頭鹿為了感謝慶小兔的好心,為這樣的小朋友騎在身上感到榮幸。

靠近院墻跟前是一個小小的舞臺。舞臺上是一個很大的孔雀,慶小兔指著孔雀說:“鴨子。”

我說:“這個不是鴨子,這個是孔雀,你看孔雀開屏,孔雀的尾巴多大呀。”

編織的孔雀往往似像非像,我們成年人是根據孔雀的特征,慶小兔是看孔雀的身體,孔雀的身體確實像一個鴨子。

一個燈管編織的大雨傘,慶小兔右手握住傘把說:“下雨了。”

一只松鼠,一個小熊,這個也是能夠發光發熱的,不過他們在鹿的跟前,只能甘拜下風,因為他們也太小了。

慶小兔突然發現兩棵大樹間拉著的繩子,繩子上吊著一排小雨傘,慶小兔用手指著說:“外公,拿。”

我說:“這是晚上點亮的,這么高誰能拿下來呀?”

慶小兔說:“蝴蝶。”

四只燈管編織的大蝴蝶并排站在灌木叢跟前。

慶小兔兩個手握住蝴蝶的翅膀,慶小兔用頭去頂蝴蝶的身子,慶小兔挨個和四只蝴蝶親密接觸。

一個小小的售樓處門前小廣場,慶小兔一個人就玩了一個小時,我要慶小兔回家,慶小兔還不愿意。

一個人牽著一只小狗往我們回家的方向走去。

我說:“你看,小狗都回家吃飯了,我們也回家吃飯吧。”

慶小兔騎著扭扭車往回走,慶小兔發現的一個歐式風車,慶小兔用手指著說:“風車。”

慶小兔的扭扭車突然停下來,慶小兔在扭扭車下邊用手拽電線。

慶小兔說:“電線。”

慶小兔手里是拽著東西,但是我看了又不像電線,很細很細的綠色細絲。

我說:“這個不是電線。”

慶小兔把手突然松開,慶小兔說:“有電。”

我把細絲撿起來看,原來是一個細鐵絲彩色綁扎線。

十六點鐘聽見慶小兔在喊媽媽,外婆進屋說:“媽媽上班了。”

慶小兔哭著要媽媽來,我也進去說:“外公給你穿衣服好不好。”

慶小兔一樣不依不饒,慶小兔的哭聲高一聲低一聲。

外婆說:“外婆抱著睡好不好?”

慶小兔把外婆推開,慶小兔就是一個勁地要媽媽。

外婆說:“小九,你今天怎么了,早上起來哭要媽媽,這一會也還是哭著要媽媽,你要哭就讓你哭一會。”

聽見慶小兔在喊外公,我進屋問:“起來不起來?”

慶小兔還是一個勁地哭,我還是把慶小兔抱了起來。

我一邊給慶小兔穿棉襖,我一邊往客廳去。

我說:“我們去看卡車。”

慶小兔用手指著床上說:“衣服。”

我說:“衣服拿了。”

外婆也過來幫著給慶小兔穿衣服。

慶小兔看電視,我說我們只看一集,慶小兔看完就把電視機關了。

慶小兔要吃椪柑,我一邊給慶小兔剝椪柑,我一邊讓慶小兔念卡片,這時候我才想起來,今天沒有教慶小兔認新字。

慶小兔問:“幾點了?”

我說:“四點半了。”

慶小兔說:“時間到了。”

我說:“我們馬上就要接哥哥放學了。”

慶小兔馬上戴帽子準備出發。

學校門口剛剛裝了閘機,門衛說,閘機還在調試,以后進出學校就要用門卡了。

用門卡進出學校可以讓家長放心,門卡一刷,馬上家長的手機里就有了還在進出學校的信息。

當我抱著慶小兔來到教室門口,慶兔兔已經站在教室門口等著了,慶兔兔馬上進教室背著書包出來了。

慶兔兔從學校出來,媽媽家一樓的小姐姐也同時從學校出來,慶兔兔就沒有再跟慶小兔說話,慶兔兔一直跟著小姐姐說話,慶小兔揮舞著兩個手喊哥哥,慶兔兔根本就沒有聽見。

慶小兔開始還喊哥哥,過一會慶小兔把哥哥說成蟈蟈。

小姑娘的奶奶說:“是不是哥哥不理睬你呀,你大聲地喊哥哥呀。”

慶小兔還是大聲地喊:“蟈蟈,蟈蟈。”

把慶兔兔送到琴行,慶小兔還不想走,慶小兔拐過去在琴行鋼琴上按了幾下才離開。

聽到大門的響聲,慶小兔馬上跑過去,進來的是姨媽。

慶小兔說:“姨媽,放大毛。”

姨媽說:“姨媽要去接哥哥,姨媽還要放大毛,姨媽沒有辦法帶你出去。”

于是我接過溜大毛的任務,慶小兔跟著姨媽去接慶兔兔。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全民捕鱼大战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