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慶兔兔日記》2806學的六個字沒有忘記

2019-11-10 09:54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慶兔兔 閱讀:285

2806-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星期二多云轉小雨4℃~3℃客廳早晨溫度14℃ PM2.5-124

八點鐘慶小兔就醒了,慶小兔橫躺在床頭,慶小兔的頭朝外,慶小兔的腳伸到床里。

慶小兔在喊:“腳。”

外婆說:“你的腳怎么了?”

慶小兔說:“腳在外邊。”

外婆說:“我們起來吧。”

慶小兔把露在外邊的腳擺動幾下說:“我的腳。”

外婆把被子幫著慶小兔蓋在腳上。

火車寶寶播放片頭曲音樂,慶小兔才被窩里爬了出來。

慶小兔開門出去,慶小兔要外婆牽著手,我搬著童車出來。

下樓,慶小兔用手指著樓梯說:“外公,樓梯。”

外婆說:“外公知道這是樓梯。”

到了樓梯拐彎處,慶小兔又停下來,慶小兔用手指著下班說:“外公,樓梯。”

黃耀祖的外婆買早點回來了。

黃耀祖外婆說:“小九,這么長時間了沒有看見了,你這個娃都長那么大了。”

慶小兔說:“奶奶,早上好。”

黃耀祖外婆說:“早上好,早上好,我們小九這么懂禮貌了。”

黃耀祖外婆跟慶小兔再見,慶小兔也舉起手大聲地說道:“拜拜。”

慶小兔路上的話就不斷。

“公交車。”

“垃圾箱。”

“垃圾車,臭。”

“出租車。”

“又一輛出租車。”

當我們拐進小區間的大馬路上,這里看不到一輛車,這里只能偶爾看見一兩個人。

慶小兔在喊:“小鳥。”

接著慶小兔就開始自說自唱了,最近慶小兔經常一個人自娛自樂,慶小兔唱的聲音還很大,慶小兔可以一個人唱很長時間,至于慶小兔是在唱什么,慶小兔的唱詞我們一句都聽不懂,但是慶小兔卻一個人興致勃勃。

我說:“小老鼠,…。”

慶小兔繼續在唱自己的主題曲。

我問:“小老鼠,…,下邊是什么呀?”

慶小兔的歌聲沒有停下來。

我問:“鵝鵝鵝,…,后邊是什么,白毛浮綠水,…。”

慶小兔還是像沒有聽見一樣。

一直來到姨媽家的門口,慶小兔說:“哥哥上學。”

我說:“哥哥明天就要開學了。”

我們在整理帶來的東西。

慶小兔在喊:“外公,看電視。”

我剛剛從屋里出來,慶小兔站在電視柜上邊,慶小兔在按電視機上邊的按鈕。

我在選擇慶小兔要看的節目。

外婆說:“我們先認字,認完字了再看電視。”

慶小兔答非所問。

慶小兔說:“不對。”

慶小兔還是要看昨天那個用手推的運沙車,用手去扳動挖斗挖沙的介紹玩具的視頻。

演完了,慶小兔說:“我還要看。”

我說:“外公幫你再找幾個挖掘機的電視,你先把以前學過的生字認一遍。”

沒有想到慶小兔痛痛快快就把六個字都說了出來。

我不停地給慶小兔選視頻,慶小兔鑒別以后說:“不對。”

于是我馬上又換一個節目。

外婆在廚房說:“現在小九看電視難得伺候了。”

慶小兔繼續在說:“不對。”

慶小兔看了一會以后。

我說:“這是最后一集了。”

慶小兔看完就過去把電視機關了。

外婆給慶小兔一個包子。

慶小兔在吃包子,慶小兔手里拿著一個東西,慶小兔用手舉著說:“垃圾。”

我沒有聽清楚慶小兔說的是什么,慶小兔馬上就往衛生間跑去。

慶小兔站在便池跟前,慶小兔在把手里的東西往便池里扔。

我說:“慶小兔,你在扔什么呀?”

慶小兔說:“垃圾。”

我說:“垃圾你可以扔進垃圾盤里呀。”

我發現慶小兔沒有從衛生間出來,我來到衛生間,慶小兔一個手拿著包子在吃,慶小兔一個手拿著地面刮水的刮子,慶小兔一個手別別扭扭在地上刮水。

我連忙把刮子從慶小兔手里拿下來。

我說:“你在吃東西,不要呆在衛生間,衛生間多臟呀。”

包子慶小兔吃了三分之二,慶小兔把包子遞給我,慶小兔拿起一個橙子要我剝。

我拿了剝橙子皮的小工具去劃橙子皮。

慶小兔把橙子要過去說:“小九剝。”

慶小兔用不好小工具剝橙子皮,慶小兔把橙子還給我。

我說:“你要吃東西,我們先把認識的字讀一遍。”

慶小兔很快把生字念了一遍。

外婆說:“小九認字沒有打啃。”

外婆問:“小九剛剛是認了幾個字呀?”

我說:“小九認了六個字,今天就不教慶小兔學新字,今天主要是復習鞏固一下,明天再開始學新字。”

慶小兔拿起一個橙子,慶小兔拿著剝橙子的小工具在橙子上邊戳,慶小兔不知道怎么用小工具,慶小兔只是一個勁地在橙子上邊戳,很快橙子上邊出現一個爛遭遭的大洞。

慶小兔來到餐廳,慶小兔用手指著柜子上邊說:“我要吃。”

今天我們把媽媽家柜子上的零食整理了一下,我們把很多已經打開,沒有吃完用夾夾著的零食都拿了過來。

我把薯片給慶小兔看,慶小兔擺擺手說:“不要。”

我給慶小兔巧克力豆,慶小兔也說不要,我把餅干給慶小兔看,慶小兔一樣擺手不要。

慶小兔說:“牛肉干。”

慶小兔葡萄干總是糾正不過來,慶小兔一直在說牛肉干。

我說:“葡萄干。”

慶小兔也跟著說:“葡萄干。”

不知道明天慶小兔會不會改正過來。

慶小兔拿著一把槍來到書房,慶小兔趴在床邊說:“脫鞋。”

慶小兔上床后,慶小兔說:“外公,脫鞋。”

慶小兔向著我開槍,我就把身子往一旁偏一下。

慶小兔開槍的聲音變了,慶小兔開槍變成嘭嘭了。

慶小兔又在開槍,慶小兔說:“外公,躺下。”

我只好隨著槍聲倒在被子上。

我把漢字卡片拿來,我說:“我們再把幾個字認一下。”

慶小兔又順利過關。

書架上放著兩個空調遙控器,慶小兔看了一眼說:“空調。”

我真的怕慶小兔拿遙控器把空調打開,空調遙控器還是去年夏天用過,慶小兔那時候才一歲半,沒有想到慶小兔還記著空調遙控器的模樣。

魚食放在空調遙控器旁邊,慶小兔拿起魚食說:“喂魚。”

慶小兔站在人字梯上喂魚,慶小兔轉臉看見墻上的電子鐘。

慶小兔問:“幾點鐘了?”

我說:“十點半了。”

慶小兔說:“時間到了。”

外婆問:“什么時間到了。”

慶小兔就不住地說:“時間到了。”

慶小兔從人字梯上下來,慶小兔擺出一副很恐怖的樣子,慶小兔快速跑進臥室里,慶小兔從門里探出頭來往外看,慶小兔:“我怕。”

我說:“好好的,怕什么怕呀?”

慶小兔還是一副害怕的樣子。

慶小兔騎上扭扭車說:“江邊去。”

慶小兔看見昨天挖掘機的施工現場,慶小兔把扭扭車調轉車頭說:“挖掘機。”

昨天慶小兔挖掘機挖過泥土,很快就被打掃衛生的工人清掃干凈,外邊的河沙慶小兔沒有打算去玩,反正慶小兔也騎不好挖掘機,慶小兔也不會操縱挖掘機。

我說:“等天暖和了我們再騎挖掘機。”

慶小兔的扭扭車緊緊地挨著路旁的汽車在走,慶小兔的身體幾乎就貼在汽車上。

我說:“慶小兔,你在幫著別人擦汽車呀?”

慶小兔用戴著手套的手摸著汽車,慶小兔說:“汽車,這是輪子。”

我說:“別人看見你挨著汽車,別人會不高興的。”

江邊冷風嗖嗖,江面上霧氣還沒有散去,人行小道上多遠吃那個看見一兩個人。

余承澤看見一個小姐姐。

慶小兔朝后邊喊著:“姐姐,姐姐。”

小姐姐跑向草地里。

慶小兔把兩個手一擺說:“姐姐不見了。”

慶小兔又往后邊張望著,姐姐一家人從大樹后邊走到自行車道上。

慶小兔說:“姐姐在那里。”

慶小兔在喊:“叔叔,阿姨,叔叔阿姨也在那里。”

姐姐已經走了很遠,慶小兔的喊聲,姐姐的一家人已經聽不見了。

慶小兔說:“小狗。”

一只小狗在遠處慢慢悠悠地走著,慶小兔馬上就跑著迎了上去,等我把扭扭車提起來,慶小兔已經跑出十幾米遠。

我連忙就追了過去,慶小兔跑到小狗的旁邊,小狗并沒有理睬慶小兔,慶小兔靠到小狗的跟前,慶小兔伸出手說:“小狗。”

慶小兔的舉動還是讓我嚇一跳,我緊趕幾步走到跟前,我說:“慶小兔,不要離小狗太近了。”

小狗的主人是一個中年婦女,她在一旁只是看著,我真的怕小狗過來舔慶小兔一下。

大毛每天出來散步都是拴著繩子,這是文明養狗的要求,現在大部分養狗的人都還沒有用狗繩拴著的習慣。

慶小兔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慶小兔雖然小心翼翼,但是小狗不是人,萬一哪一次小狗發瘋,什么意外都可能會發生的。

一只大狗從對面跑了過來,大狗是迎著小狗跑過來的,慶小兔馬上就往后退了幾步。

大狗拴著繩子,狗主人騎著自行車,狗主人硬把大狗拖開來。

我說:“小狗都回家吃飯了,我們也回家吃飯吧。”

慶小兔這才騎上扭扭車往斑馬線方向走。

過來馬路就是一個修車鋪,慶小兔停下來,慶小兔看著人們在洗車。

慶小兔什么都稀奇,慶小兔什么都會停下來看一眼,就是兩個人在說話,慶小兔也會停下來看一會。

我催促慶小兔回家,慶小兔終于啟動扭扭車。

我往前走了幾步,我再回頭看,慶小兔不在后邊,我喊慶小兔,沒有慶小兔的回音,我倒轉回來去找,慶小兔的扭扭車從兩輛汽車的夾縫里露出來。

慶小兔是沿著一輛輛汽車的縫隙間來回穿梭,安全我還很放心,因為這里只是一個停車場的入口,只有沒有汽車進來,沒有汽車出去,可以盡情讓慶小兔在玩,但是汽車是別人的私有財產,我不想讓別人看到不舒服。

十二點過了慶小兔才回到家。

外婆在看新聞,慶小兔要看挖掘機。

我說:“吃完飯再看挖掘機。”

于是慶小兔一邊吃飯,慶小兔一邊看著電視屏幕,今天是正月十五,畫面上都是紅紅火火過大年的歡慶場面。

外婆說:“這樣好了,小九吃飯也開始看電視了。”

我說:“很多家庭都是這樣,讓慶小兔看看新聞,讓慶小兔熟悉一下國家大事,也許以后慶小兔會早一點懂得愛國愛人民的。”

午睡起來,聽到客廳里播放超級飛俠的聲音。

慶小兔用手指著電視機說:“看超級飛俠。”

我說:“慶小兔,。你怎么突然想起來看超級飛俠了?”

外婆說:“小九要看飛俠,我也不知道超級飛俠在哪里,小九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看超級飛俠了,小九一眼就看見超級飛俠在哪里。”

慶小兔故意低著頭,慶小兔兩個眼睛半張開著,慶小兔的眼睛只能看見白色,只是下眼皮附近才能看見一點點黑眼珠。

慶小兔看的是英語版的超級飛俠。

外婆說:“看完這一集,小九就去睡覺了。”

慶小兔關了電視就往屋里跑,慶小兔說:“外婆,小九睡覺了。”

聽見慶小兔在喊:“牛奶喝完了。”

我進去拿奶瓶,我剛剛轉身出了,慶小兔喊:“外公,睡覺。”

我只好進屋給慶小兔唱兒歌,背唐詩,背乘法口訣,數一到一百的數字。

慶小兔的胳膊不斷地出現在被窩外邊,把慶小兔的胳膊用被子蓋著,慶小兔還睜著眼睛看著我。

整整半個小時,才看見慶小兔一動不動的閉上眼睛。

外婆說:“小九叫機器人掃好地,小九知道把機器人旁邊的開關關了。”

我說:“慶小兔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怎么開關掃地機器人了。”

吃完晚飯,姨媽說:“以后慶兔兔早上我給送過馬路就讓他自己去上學了。”

媽媽說:“慶兔兔上學了,晚上我還要輔導他做作業,慶兔兔晚上就不能住在這里了。”

慶兔兔一個假期都一直跟著姨媽,媽媽就是吃晚飯的時候才能見到慶兔兔。早上媽媽上班的時候,慶小兔還在睡夢中,慶小兔就是吃晚飯的時候和媽媽坐在一起,回到家媽媽總是在忙自己的事情,一直到睡覺才把慶小兔抱進屋。

爸爸走的時候我們回到媽媽家,晚上我們負責照顧慶小兔,白天把慶小兔帶到姨媽家,慶兔兔繼續跟著姨媽。

白天姨媽帶慶兔兔到單位去,姨媽負責慶兔兔的學習輔導,晚上慶兔兔就住在姨媽家。

媽媽突然要慶兔兔回家睡覺,我和外婆一下子不知所措,姨爹在武漢進修,姨媽家就一個人,有慶兔兔在家里多少可以壯一壯膽。慶兔兔的突然回歸,外婆只好留下來陪姨媽,我一個人過來照顧慶小兔,早上外婆還要早早地過來帶慶小兔去姨媽家。

本來我和外婆兩個人可以照顧兩個家,現在是我和外婆撕裂成兩半,我們兩個人都不能互相照應了。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全民捕鱼大战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