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慶兔兔日記》2805挖掘機不好騎

2019-11-10 09:52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慶兔兔 閱讀:271

2805-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星期一雨夾雪轉多云1℃~-1℃客廳早晨溫度14℃ PM2.5-80

昨天晚上的雪子讓人興奮,雪子下的那么大,雪子下的那么密,一會功夫汽車頂棚就變成白花花的一片。

外婆說:“弄不好明天早上起來外邊就一片白了。”

早上起來把窗簾拉開,寂靜的早晨就和往常一模一樣,外邊絲毫看不出下過雪的感覺,地上就連一點濕痕也看不見,只是早上的天空陰沉的厲害。

慶小兔在喊外婆,外婆進屋打開窗簾。

外婆說:“我們起來吧。”

慶小兔把被子往脖子跟前攏一下說:“不。”

外婆說:“你不是孫悟空嗎?”

慶小兔馬上兩個手伸出被窩外邊,慶小兔兩個手做起旋轉金箍棒的動作。

我說:“孫悟空起來,孫悟空一下子就跳到云上了。”

慶小兔把兩個手縮回去。

慶小兔說:“孫悟空在睡覺。”

外婆問:“孫悟空,你不看電視嗎?”

慶小兔說:“不看。”

我把電視機打開了。

外婆說:“外公已經把電視機打開了。”

慶小兔抬起頭看來一眼,慶小兔又把頭縮進被窩里。

外婆說:“你要是不看電視,我們就要外公吧電視機關了。”

電視機里傳來火車寶寶的開始曲,慶小兔哼著歌曲,慶小兔一咕嚕就坐了起來。

給慶小兔擦臉,給慶小兔端尿,給慶小兔兜尿不濕。

外婆這兩天經常說:“小九,外婆有一點抱不動了。”

外婆的腰最近又有一點異常了,不過慶小兔確實有一點沉手了。

把慶小兔放在磅秤上,跳動的數字定格在十三點五上。

外婆說:“給小九扣兩斤衣服,小九應該是二十五斤沒有問題了。”

我問慶小兔:“你要不要雞蛋呀?”

慶小兔說要,我把雞蛋塞進慶小兔的手里,慶小兔又把雞蛋給了我。

余承澤說:“涼了。”

雞蛋有一點涼了。

我給慶小兔拿來一個包子,慶小兔啃了兩口,慶小兔不吃了,這是姨媽生產包子,姨媽的包子沒有餐飲店的包子軟和,慶小兔可能覺得有一點硬。

我把昨天剩下的半罐《好粥道》熱了端給慶小兔,我在慶小兔前邊放了一個板凳,我給慶小兔又圍了一個兜兜。

慶小兔手里拿著勺子在舀八寶粥,慶小兔的眼睛卻看著電視機,慶小兔只是在把勺子放進碗里的時候看一眼碗里的八寶粥,至于是不是勺子舀沒有舀到八寶粥,慶小兔并不知道。慶小兔把勺子送到嘴跟前,慶小兔手里的勺子已經側著身子,慶小兔也不知道,勺子里的八寶粥有一半都流到慶小兔的衣服上,地板上也留下許許多多紫色的印跡。

我只好把勺子拿過來喂慶小兔,平時慶小兔是不讓我們幫忙喂飯的,今天慶小兔是一個例外。

慶小兔關了電視機,外婆還在洗衣服,慶小兔就來到爬行毯跟前。

慶小兔坐在爬行毯上邊,慶小兔把鞋脫了下來,慶小兔把自己的鞋端端正正地放在一起。

慶小兔用手指著我的腳說:“外公,脫鞋。”

慶小兔拿著汽車在推,慶小兔也要我拿一輛汽車推。慶小兔拿著飛機在轉圈,慶小兔也要我拿一架飛機跟著他后邊轉。

慶小兔突然發現一個章魚,慶小兔把章魚拿起了說:“章魚堡。”

慶小兔在一個玩具盒里發現一個恐龍,慶小兔拿著恐龍向著我撲過來,慶小兔嘴里模仿恐龍的吼叫聲,我就裝著很害怕的樣子。

慶小兔把這個玩具盒從架子上端下了,慶小兔把里面的恐龍一個個拿出來,慶小兔把恐龍排成一排,看了大大小小有十幾個。

慶小兔把手指頭放進一個霸王龍的嘴里,慶小兔說:“恐龍,咬,疼。”

我說:“恐龍在咬我們慶小兔的手指頭呀。”

慶小兔發現一個玩具照相機,是一個很小的玩具照相機,慶小兔拿著照相機,慶小兔眼睛貼近照相機,慶小兔手指頭在按照相機上邊的快門按鈕。

慶小兔嘴里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慶小兔把照相機遞給我。

慶小兔說:“外公照。”

我拿起照相機。

慶小兔說:“外公,看洞洞。”

慶小兔知道洞洞就是照相機的視窗。

慶小兔說:“外公按,啪,啪,啪。”

我年輕的時候就買了照相機,我先后買了四部照相機,慶兔兔小時候還是用的是照相機照相,慶小兔的時代都已經用手機拍照了。

但是慶小兔怎么知道照相機是拍照的,沒有人告訴慶小兔,慶小兔也沒有看見別人在拿照相機在拍照,最大的可能是慶小兔在看電視的時候看到有人拿著照相機在拍照。

下樓,慶小兔一個手拿著一輛汽車,慶小兔一個手拿著一架飛機。

慶小兔說:“外公牽。”

慶小兔把右手的飛機夾在左邊的胳膊下邊,慶小兔這才伸出手要我牽著。

慶小兔用手捂著鼻子說:“臭。”

慶小兔整個路段都用手捂著鼻子。

這一段寬闊的馬路上不通汽車,馬路兩旁沒有商店,路上沒有小商小販。馬路上干干凈凈,馬路旁人行道上偶爾才會有兩個人在走動,馬路兩旁沒有房子,馬路兩旁就是幾個小區的鐵欄桿圍墻,圍墻里就是大樹灌木叢和小草。

如果平時晴朗的日子,小區里草坪可能含有濕氣發出淡淡的霉味,昨天夜里下了雪子,空氣已經被寒冷凍結了,不知道慶小兔是一個什么樣的鼻子,慶小兔還是能夠聞到臭味。

來到姨媽家。

慶小兔說:“看挖掘機。”

我讓慶小兔看學過的生字,慶小兔裝瘋賣傻不好好念,慶小兔故意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我給慶小兔重新念一遍,慶小兔沒有完完全全背出來,也可能確實慶小兔還沒有真正的融入學習漢字的氣氛中間來。

慶小兔還是用手指著要看什么,看完那個介紹挖掘機玩具的視頻,我又在電視上尋找有關挖掘機的視頻。

每看一段視頻,慶小兔就會給予評價。

“不好。”

“不要。”

“就這個。”

我泡了一杯茶過來,慶小兔把鼻子湊過來聞了一下說:“好香,茶好香。”

我說:“你聞了知道茶很香呀。”

慶小兔又湊過來聞了一下,慶小兔的鼻子往里吸了兩口氣說:“茶好香。”

我說:“茶是好東西,等我們慶小兔長大了,慶小兔也開始喝茶。”

這是慶小兔第二次說茶香了。

外婆說:“小九,你已經看了很長時間了。”

慶小兔馬上就把電視機關了,慶小兔騎著挖掘機說:“外邊。”

昨天慶小兔還不敢自己上挖掘機,今天慶小兔已經知道怎么才能夠騎上挖掘機了。慶小兔騎挖掘機不再扶前邊的挖臂,慶小兔一個手扶著挖掘機的駕駛室,慶小兔一個手扶在挖掘機的座椅上。

慶小兔還是不要我幫忙,慶小兔自己騎著挖掘機出來,

慶小兔想把挖掘機拖到路旁草地里,挖掘機并不是那么好伺候,慶小兔接連拉了好幾次,挖掘機還是被小樹掛住,我也幫著把挖掘機送進草地,慶小兔還是不要我幫忙。

慶小兔干脆騎著挖掘機往草地里走,慶小兔剛剛把挖掘機的頭抬起來,慶小兔的身體往后一仰,挖掘機翻轉過來,慶小兔一下子躺在了小路上,我連忙過去把慶小兔扶了起來。

挖掘機沒有扭扭車好騎,挖掘機前后兩個輪子的間距才三十五厘米,扭扭車卻有五十五厘米,挖掘機是抓住挖臂上的把手,挖掘機的把手是在中間輪子之上,就是說,慶小兔握住挖掘機把手,慶小兔的身體重心已經到了挖掘機后輪的外邊,這樣慶小兔稍微有一點用力,挖掘機就會往后倒去。

還好慶小兔的頭沒有磕在地上,以前慶兔兔小時候有一次騎挖掘機就往后磕的很重。

慶小兔還是不會怎樣才能操縱挖掘機,我告訴慶小兔怎么兩個手分別操縱挖掘機的挖臂和挖掘機的挖斗,慶小兔自己親自操作就麻了爪子了,慶小兔還是用兩個手扳著挖斗去挖泥巴。

草坪里的泥巴黏黏糊糊,慶小兔費很大的力氣有沒有挖起多少泥巴。

慶小兔不挖泥了,慶小兔說:“江邊。”

慶小兔并沒有馬上走,慶小兔用手在挖掘機上擦。

我問:“慶小兔,你在挖掘機上邊擦什么呀?”

慶小兔說:“泥巴,臟。”

我說:“騎一會泥巴就會掉了的。”

慶小兔說:“不,挖掘機臟。”

慶小兔不僅僅把挖掘機的挖斗擦干凈,慶小兔把挖掘機的輪子也摳下許多泥巴,慶小兔的手套馬上也變成泥巴的顏色。

昨天的雪子讓空氣變得寒冷,江風吹來冰冷冰冷,出來慶小兔沒有戴帽子,慶小兔不時地用手套撫摸自己的耳朵。

江邊幾乎人跡罕至,慶小兔騎著挖掘機橫沖直闖,慶小兔又一次把挖掘機騎翻,慶小兔又倒在地上,這一次慶小兔是躺在草地上。

豆苗家鄰居的奶奶走過來。

我說:“慶小兔,喊奶奶。”

慶小兔低下頭,慶小兔輕輕地喊了一聲奶奶。

奶奶問:“小九,這么冷的天,你還在江邊玩呀?”

奶奶沒有聽見慶小兔在喊。

我說:“慶小兔,你低著頭聲音又那么小。”

慶小兔把頭稍微抬高一點,慶小兔聲音放大一點喊奶奶,奶奶還是沒有聽見。

奶奶要走了,奶奶跟慶小兔揮手再見,慶小兔這才抬起頭大聲地說:“拜拜。”

奶奶依舊往前走了,慶小兔還使勁地揮動兩個手。

慶小兔說:“我喊奶奶了。”

我說:“你那么小的聲音,誰可以聽見呀。”

慶小兔不想再騎挖掘機,慶小兔說:“回姨媽家。”

慶小兔放下挖掘機,慶小兔就騎上扭扭車。

慶小兔騎著扭扭車去開門。

我說:“等一會,外公喝一點水。”

慶小兔騎著扭扭車來到客廳。

外婆說:“廚房里有車厘子。”

慶小兔馬上跟著來到廚房。

盤子里放著四顆車厘子,很快四顆車厘子吃完了。

慶小兔說:“還要吃。”

外婆說:“已經吃了。怎么還有吃呀,不吃了。”

慶小兔來到廚房找。

慶小兔說:“我還要吃。”

我問:“怎么就只有四顆車厘子呀?”

外婆說:“四顆還少呀?”

我說:“慶小兔有飽度,四顆是不是少了一點?”

外婆說:“那我不管,車厘子在冰箱里。”

我給慶小兔洗了兩顆車厘子。

我說:“我們再吃兩顆,我們就不吃了。”

慶小兔接過車厘子點點頭。

兩顆車厘子下肚,慶小兔騎上扭扭車說:“過馬路。”

已經十一點半了,江邊更加冷靜,慶小兔只是象征性地走了一會,慶小兔主動要求回家。

我午睡起來。

外婆說:“小九屙巴巴了。”

我問:“是慶小兔自己說要屙巴巴的嗎?”

外婆說:“我看他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小九的眼睛都有一點紅,我問,小九,你是不是屙巴巴了,小九說,沒有,我把小九抱到衛生間,小九的巴巴已經屙了出來,我又端了一些巴巴。”

外婆說:“小九今天早上起來比較早,我先上床,過一會我就叫小九過來。”

我拿著漢字卡片讓慶小兔念,慶小兔還是仰起頭瞎說一通。

我說:“慶小兔,你出去一趟,怎么字也不好好認了。”

我把每一個字都讓慶小兔讀一遍。

我說:“下午我們就要好好學習了。”

慶小兔點點頭。

慶小兔用手指著窗臺上的狗糧。

慶小兔說:“狗糧,大毛吃。”

我說:“大毛在睡覺。”

慶小兔說:“大毛沒有睡覺。”

我說:“大毛已經睡著了。”

慶小兔拿著狗糧說:“大毛吃。”

我說:“大毛外婆已經喂過了。”

外婆在喊:“小九,要睡覺了。”

慶小兔馬上就往屋里跑,我還沒有來到門口,慶小兔已經把門打開了。

慶小兔進門就說:“我來了。”

慶小兔趴著床邊讓我脫鞋,慶小兔站在床上脫衣服,慶小兔的唐裝盤扣也太難解了,我把慶小兔的袖子往上拉。

外婆說:“你還有一個扣子沒有解。”

屋里很暗,慶小兔領口的一顆盤扣沒有解,慶小兔的胳膊曲在棉襖袖子里。

這兩天慶小兔睡覺迅速多了,很快慶小兔喊:“外公,奶喝完了。”

我拿出奶瓶,慶小兔不聲不響地就睡著了。

唐詩輕聲地播放著,慶小兔還在睡夢里。

小愛同學慢慢地放大聲音,慶小兔只是偶爾動一下。

唐詩開始大聲地朗誦,慶小兔睜開了眼睛。

慶小兔把火火兔抱在懷里,慶小兔要我把小愛同學關了。

慶小兔整整在床上躺了二十分鐘。

慶小兔說:“看挖掘機。”

慶小兔起來了,慶小兔看挖掘機玩具的視頻。

十七點半我說:“我們去接哥哥。”

慶小兔馬上就把電視機關了。

半路上就碰見慶兔兔,慶兔兔正在和姨媽做接龍游戲,就是后邊一個人用前邊一個人說的單詞最后一個字,說出一個新單詞來,而且要不能重復以前的說過的單詞。

姨媽的這種方法就是反反復復加深印象,讓慶兔兔的詞匯量一點點增加,有時候慶兔兔接不上來,姨媽就提醒慶兔兔,姨媽有時候還幫著慶兔兔說出一個單詞。

慶兔兔去溜大毛,慶小兔也跟著一起出去,慶小兔要姨媽抱。

慶兔兔回來跳繩,慶兔兔跳繩比以前熟練了許多,姨媽說慶兔兔曾經一次跳一百四十個。今天慶兔兔還不能一次連續跳,慶兔兔一分鐘只跳了八十六個。

媽媽說:“慶兔兔,你跳繩還不及格。”

媽媽帶著慶兔兔去房間里復習英語,慶小兔在找媽媽,慶小兔在找慶兔兔。

姨媽說:“媽媽陪哥哥復習功課,你和姨媽一起踢毽子吧。”

姨媽把毽子踢給慶小兔,慶小兔拿起毽子,慶小兔把毽子拋起來的同時,慶小兔的右腳也抬了起來,毽子飛到哪里慶小兔沒有看見,慶小兔轉身看著自己的跟前。

慶兔兔繼續留在姨媽家。

回到家,慶小兔趴在地上,慶小兔用手推著一輛車子,慶小兔把車子對著一個恐龍在開火。

我問:“慶小兔,你怎么用汽車開火呀?”

慶小兔把車子舉起來讓我看。

慶小兔說:“這是坦克車,坦克車打恐龍,”

原來這是一輛多筒火箭炮,也可以說是坦克車的一種。

慶小兔說:“恐龍給打死了,坦克車要回家了。”

媽媽給姨媽打電話說:“星期三慶兔兔就要報名上學了,要慶兔兔把書包里的書和作業本清理一下,上學要換新書包了。”

外婆說:“書包還好好的,為什么要換呢?”

媽媽說:“書包舊了就要換。”

外婆問:“是不是老師要換的?”

媽媽說:“老師才不管呢,書包舊了就要換新的。”

慶小兔喊我。

慶小兔說:“外公,看火車。”

我悄悄地說:“媽媽在家里,你去找媽媽去。”

媽媽在上廁所,慶小兔往衛生間跟前走了兩步,慶小兔又退了回來,慶小兔又過來要我開電視。電視機慶小兔知道怎么打開,媽媽在家里,慶小兔不敢把電視機打開,慶小兔一直求救于我,我不想碰這個釘子,慶小兔哭了起來。

媽媽問:“小九,你怎么哭了?”

慶小兔沒有說話,慶小兔也沒有用手指電視機。

慶小兔把掃地機器人抱了出來。

慶小兔說:“機器人掃地,掃干凈。”

屋里的東西太多,掃地機器人的前方困難重重,慶小兔就把擋在掃地機器人前邊的東西搬開。

慶小兔搬起一個塑料圓凳,慶小兔沒有把圓凳搬開,慶小兔把圓凳扣在掃地機器人上邊,掃地機器人一下子失去方向,掃地機器人在圓凳下邊轉起圓圈來。

慶小兔在踢球,慶小兔把球踢到椪柑盒子跟前,慶小兔把一個腳伸進盒子里。

我說:“慶小兔,這是椪柑,你會把椪柑踩壞的。”

慶小兔沒有真的去踩,慶小兔身子一歪,慶小兔在盒子里的腳是懸空的,慶小兔一下子倒向墻上,

慶小兔用手指著自己的臉頰,慶小兔說:“疼。”

我說:“你用腳去踩椪柑,椪柑一樣會疼的。”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全民捕鱼大战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