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名將孤女(長篇小說選載 . 11 )

2019-10-07 21:30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程為公 閱讀:1012

程占功 著

除夕,深夜。

雪花悄無聲息地下著,陜北保安縣蘆子溝一片銀色世界。劉家宅院依山而開的幾孔窯洞,有兩孔窯洞的燈還亮著。

右邊窯洞里。同桂榮坐在鋪著毛氈的長方形土炕上,做針線活兒。她面前小方桌上立一盞燈光亮亮的菜油燈。燈下,躺在小棉被中的小女孩眨著眼睛瞧燃著的燈蕊,間或“噗”地一聲爆個燈花,小姑娘便“咯,咯”地咧著嘴笑。旁邊放一個案板,案板上擺著一排排包好的餃子。

門開了。劉王氏走進來:“桂榮,這么晚了,你還不下餃子吃?”說罷,把門關上。

“吃了點別的飯。”同桂榮放下針線活,“團圓餃子等志丹回來一塊兒吃。”

“大年三十都半夜了,志丹今年回不來了。”劉王氏有些埋怨,“晚飯時讓你上我屋里吃餃子,你不去;苦等志丹,那可沒準啊!”

“我知道,今晚無論多晚,他都會回來。”同桂榮指著小女孩喜形于色,“小娃娃這兩天一個勁兒笑,她出世兩三個月了,從來沒這么高興過。你看,這么晚了,她也不睡,不是等著她大(爸爸)回來嗎?!”說罷,她跳下炕,對婆婆說,“媽,你要是不睡,就陪我坐一會兒。”

劉王氏坐到炕上,嘆口氣:“我何嘗不想志丹,可是我這個兒子心里裝的盡是什么‘革命’,‘革命’,真不明白,他撲到那上頭,到底為個啥?”

“為讓人人都過上好日子。”劉志丹推門進來,他穿的老羊皮襖上,散亂的頭發上,都積了一層厚厚的雪。

“景桂。”劉王氏眼一熱,差點落下淚來。

“志丹。”同桂榮激動地走上前,“快把皮襖脫下來,把這換上。”說罷,拿起準備好的一件新棉襖遞給丈夫。

“這么晚了,你們還沒睡?”劉志丹望著母親和妻子。旋即,把頭發上的積雪抖掉,脫下皮襖,換上了新棉襖。

“我們都在等你回來。”同桂榮指著案板上的餃子,高興地說,“等著吃團圓餃子呢!”

“孩子也沒睡?”劉志丹一眼瞧見了床上睜大眼睛望著他的小女孩。

“她在等著見大呢!”同桂榮沖女兒笑笑,“你看她,一點睡意也沒有。”

劉志丹伸出雙手抱起小女孩,親昵地看看她那圓圓的臉蛋,大大的眼睛,直直的鼻梁,含笑的嘴唇,吻著說,“好娃娃,長得真像大!”

同桂榮瞧著丈夫:“你猜,男娃還是女娃?”

“那還用猜!”劉志丹笑道,“男孩像媽,女娃像大嘛!”

“你怎么現在才回來?”同桂榮有些嗔怪。

“是啊!”劉王氏埋怨兒子,“你不知道,桂榮是怎么等你的!”

“渭華起義失敗后,我總想再組織起一支為老百姓撐腰的紅軍隊伍,建立一塊革命根據地。”劉志丹把臉頰貼在女兒的臉蛋上,接著說,“可是,革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我們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同桂榮倒了一碗米酒端到炕上,又拿出一盒哈德門牌香煙放到丈夫面前:“先喝點米酒暖暖身子,再抽你喜歡抽的紙煙。我去給咱們煮團圓餃子。”

“來,把小孫女給我。”劉王氏對兒子說,“你路上走累了!”

“媽,我不累。”劉志丹對母親笑笑,說,“我真喜歡我這寶貝女娃。”說著,一手抱著女兒,一手端起碗“咕嘟嘟”把米酒喝了下去。旋即,點燃一支香煙吸起來。

片刻后,同桂榮端上煮好的團圓餃子,和丈夫、婆婆一起吃。

劉志丹抱著女兒與母親、妻子一邊吃餃子,一邊交談。

“媽,我大睡了?”劉志丹望著母親,問。

“你大也是天天想你。可他等不見你回來。就說你今年不會回家過年了。”劉王氏用筷子從盤里夾起幾個餃子,放到兒子碗中,接著又道,“他這會兒睡著了。你要想跟他拉話,我去把他叫起來。”

“不要打擾他了,明天我再跟他拉話。”劉志丹望著懷中小丫頭漂亮的臉蛋,“我已給我這寶貝女兒取好了名字,叫力真——劉力真!”

“劉力真!”同桂榮、劉王氏異口同聲叫道。

“對,力量的力,真理的真。”劉志丹沉思道,“我們要發展革命的力量,追求革命的真理。因此,就叫我的女兒力真!”

近半個世紀后,人民代表聯名推選年近半百的劉力真作陜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時,由于工作人員打字疏忽,把劉志丹將軍親自為女兒取名劉力真的‘真’字打成了‘貞’字,并以此沿用下去。為了行文統一,本書主人公的名字,前后都稱劉力貞。

影視劇改編攝制,請致電本文作者手機:13683818096

本文作者程占功(筆名水之韻、火平利、程為公),多年任鄭州黃河報社記者,黃河文化版責任編輯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全民捕鱼大战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