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李公攤記

2019-09-28 10:18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不讀外國書 閱讀:1151

李嘉誠者,巨賈也。粵省潮州人氏,生于民國十七年。其父經,以儒治家。二十七年,倭奴寇粵,襲潮州。經遂攜家眷徙香港,寄居誠之舅家。唯時局動亂,民不聊生,經不堪負累,積勞成疾,臨終囑誠以自強愛國之道。既終,誠以少年之軀而負一家生計。秉其勤勉,乃克時艱。

誠性聰敏,有察言觀色之術,審時度勢之能。時天下初定,百業待興。誠以倒賣物資之計,小蓄資本。乃創長江塑膠,妻莊氏,傾家以助之。共和十九年,港門動蕩,樓價暴跌。誠遂傾資以抄底,囤積居奇。未幾亂平,高價而賈,得暴利。初嘗甜頭,后遂以地產為主業,不重產品行市。

誠精于算計。凡世之地產皆以售樓為主,其通道綠地,須贈以公用。而誠首創公攤之說,但凡通道綠地,電房水塔,樓梯車位,皆依照比例計入戶內面積。則購房者所購建筑面積,絕少于實際面積者,皆系于公攤一詞,誠以此獲利更豐,躍升豪門。業內皆效之,由港門而至于大陸,公攤風行,而民者盡莫之奈何也。

共和三十年,國門開放,期外資以興業。香港義商爭往投資,以興祖國,而誠獨觀之。偶做公益之舉,以博聲名。誠嘗有言:“吾愛吾國,吾國以新生之勢,前途見好,吾甚信之,吾亦甚慰之。”

歷二十載,大陸改革益興,倡住房產業。誠始攜巨資入市,以其財力之雄厚,占盡地利。其所獲之地卻多閑置,囤積待漲。偶有所建,又創賣樓花之術,樓未建而預售之,規避風險,其算無遺策,得巨利。業界誠服,以超人視之。而新加坡總理則鄙視之,曰:“誠投機奸商耳,倒騰售賣之徒也,可有行世之產品乎?無一是也。”

既富,遂以資本控香港民生,港中通訊,交通,地產,商業,多出于其手。亦勾連港門巨賈名流以干政。哄抬樓價,無力購置者眾,三代四代而蝸居一室者,多矣。民怨沸騰,盡道香港為李家之城。

共和六十年始,國朝經濟放緩,誠遂撤資產,改國籍,攜巨利而投洋國。有好事者曰:“此是賺取國民血汗而濟外人也,誠欲遁,吾國須警之。”誠聞言辯曰:“商者,逐利之人也,勿以空洞之道德說教加吾身。”眾人以其愛國之語詰之,遂無言,而撤資依舊。

共和七十年,香港動亂。暴徒虐同胞,砸公物,挾洋人而圖分裂,四月不休,民苦之久矣。唯誠至耄耋之年,各界皆期誠以厚德而息暴亂。誠乃以市民之稱刊報曰:“黃臺之瓜,不堪再摘。”又曰:“至善之因,亦結至惡之果。”其語意含糊,模棱兩可。又道暴力之徒,是香港明日之主,欲網開一面。語方出,天下嘩然。眾人皆斥其首鼠兩端,以置身事外之態度,混淆亂港禍國之是非,乃大惡也。誠聲名愈狼藉。

論曰:義商者,愛國利民。奸商者,禍國殃民。愛國利民之商,取之于國民,用之于國民,諸如霍英東者。禍國殃民之商,取之于國民,用之于洋國,諸如李嘉誠者。公攤樓花,哄抬樓價。資本金融,掠奪民財。此李公攤之惡行也。至于混淆是非,圖謀不軌,此寡頭之必做也。概因原罪纏身,恐遭清算,惟望國亂而罪銷,亦可續其榮華也。今以誠之行止視之,奸商之言愛國,猶娼妓之言貞潔,賊子之言忠義,堪可笑也。

歪聯博士

2019年9月27日

猜你喜歡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全民捕鱼大战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