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紅偉相館

2019-08-12 21:04來源:原創投稿 作者:閱山憑海 閱讀:1558

假如你路過我的故鄉魯灣,下車在超市里隨便買瓶飲料。你擰開瓶蓋喝了幾口,然后不經意間將目光甩向街市,你會發現在鱗次櫛比的店鋪中有一家獨特的相館。它的獨特不是因為規模宏大,更不是裝修堂皇,而是因為它的質樸與陳舊。你望到它后,必定會圓睜著眼睛手指著它問超市的老板:“那家店為什么看著這么古怪?”

“那是紅偉相館,經營三四十年了,一直是這個老樣子。”

你聽到回答后帶著好奇邁步向前,拋開兩側的那些理發店、獸醫店與雜貨店,徑直來到相館前。只見相館為兩層矮小的平房,藍磚青瓦,屋檐上的數叢雜草隨風搖拂。相館的門頭白底紅字寫著“紅偉相館”,兩扇木門油漆脫落,斑駁蒼涼。它嵌在街市上極不諧調,它仿佛是世外之物。

木門半開著,幾道陽光斜切進室內,只見室內亮亮堂堂,一個圓臉寬額、頭發斑白的人坐在柜臺前。他身旁擺放著一臺老式電腦與打印機。你側身進去,環顧著墻壁上掛著的大大小小的相框,有結婚照,有百日照,還有全家福。紛紛繁繁的黑白照與彩色照令人眼花繚亂。

“你要拍照?”那人抬起頭打量著你。

“我是路過,隨意看看。”

那人面露微笑,額頭上的皺紋漸漸舒展。他站起來娓娓地給你講一些往事。

“我是一九八四年開始拍攝的,掐指頭算算至今已經三十六年了,這個相館也三十六歲了——當時魯灣還沒有集市,我這是魯灣第一家店。最初只有黑白照,瞧,墻上那些泛黃的老照片,上面的有些人已經辭世了;到了九十年代,流行彩色照片,我將底片郵寄到上海去洗印,方圓百里的村民都來我這里拍照。很多學校也讓我去拍畢業紀念照。瞧,那張彩色百日照,如今照片里的嬰兒恐怕已經三十歲了。”他饒有興趣地說。

“你真是一個經驗豐富的攝影師。”你稱贊他說。

“攝影師這個稱號我不敢當,我充其量是一個鄉村匠人。這么多年,我也沒有拍出值得珍藏的作品。”他滿臉謙遜。

“如今來你這里拍照的人還多嗎?”

“唉,時過境遷,現在我們魯灣還有兩家影樓,另外手機普及了,有拍照功能,誰還會來相館拍照!不過一個時代需要留下照片,人類很健忘,這些照片是時代的證據,能夠讓人們恢復記憶,想起曾經的自己與世界……”

他高聲說著,門外走進一個村民打斷他的話說:“復印一張身份證。”

“行。”他說著接過村民的身份證,在打印機的紙盒中放入一沓白紙。

很快復印結束,村民問道:“多少錢?”

“一元。”

“哦,我要用微信支付。”

“嗯,請掃吧!”他說著,手指著貼在柜臺上的微信二維碼。

你望著這位滿臉皺紋的鄉村匠人,可能會突然覺得一個時代僅值一元錢。你向匠人道別之后,邁步離開。

(曹含清散文)

猜你喜歡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加載中......
發表評論

欄目導航

推薦閱讀

熱門閱讀

最新發布

全民捕鱼大战官网